无障碍说明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老龄化危机已经不可逆转,人类的黄金时代一去不返了吗?

高盛近日(2月15日)发布的“两周一答”中,对“各国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这个困扰诸多国家的问题做出了解答。

● 老龄化造成的劳力供应萎缩和智能自动化导致的劳力需求下降,“双管齐下”已成定局;

● 不过虽然人类创造“碳基生命”的能力遭遇瓶颈,作为“硅基生命”的造物主却是毫不含糊,人工智能、自动化应用突飞猛进,全球经济的下一个增长点,最终将落在科技创新带来的生产力提升上。

● 日本就是个非常好的例子,虽然总体GDP增速不景气,但在15年间劳动人均实际GDP却大涨25%,远超美英。

● 但这样的“大势所趋”,对普通百姓而言却并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好消息。人类将在劳动市场上受到来自智能机器的竞争挤压,薪资增长陷入停滞,政客开出的“空头支票”恐难兑现。

WEEX将该份报告的内容要点转述如下:

年轻人口:保增长的灵丹妙药?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2000-2015年间年轻人口增长与实际GDP增速趋势一致

拥有不断扩张的年轻劳动人口,一直都被认为是持续健康经济增长的基石。年轻劳动力获得可支配收入的增长拉动国内消费需求,进而催生劳动生产力的持续供应构成良性循环;殷实的家庭存款加速市场资本的形成,通过再投资促进生产力发展所需的科研创新。通过人口红利理论的上述逻辑,在过去15年中,新兴经济体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腾飞。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当下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制造业人均GDP峰值和劳工规模峰值,远低于70年代的美英日三国

然而,近年来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制造业劳工规模已趋于饱和,中产阶级可分配收入的增长受到限制,市场刚性需求下降,导致产业重心提前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制造业人均GDP峰值远低于美英日70年代初的水平。高盛认为,未来十年间,大部分国家的劳动力规模不是大幅萎缩,就是只能勉强维持当前水平。

来自日本的他山之石——自动化提升生产力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日本2000-2015年间的劳动人均GDP实际增速(黑,劳动适龄人口指15-64岁之间)较其他发达国家居于首位

日本是世界公认老龄化现象最为严重的国家,在主要发达国家中GDP实际增速也是垫底。然而高盛给出的这张实际劳动人均GDP增速的比较图,揭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本应劳力供应枯竭的日本,劳动人均GDP实际增速的强势却出人意料,15年间增长近25%,远超表面涨势强劲的美国(15%)英国(18%)。对于日本这样人口结构恶化且没有外来移民涌入的发达国家来说,生产力仍能持续增长的秘诀,便是越来越神通广大的机器自动化。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老有所依”:日本老年(大于65岁)劳动人口(蓝)在各个行业中占比重逐年增加,尤其是农业中老年劳动人口比重较1972年增长近四倍

日本的农业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前日本农业劳动人口中,近50%的人年龄在65岁以上;这不单是因为人口老龄化的被动影响,农业机械的高度自动化大大减轻了农业生产中对体力的需求,也让早已过了传统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口能够继续参与到生产生活中来。从卫星定位的自动播种/收割机,到放牧家畜的无人机,这些高科技的机器应用,不仅仅让日本经济从中获益,也对全球农业生产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具国际劳工组织统计,自2000年以来,全球农业劳动人口占总劳动人口比例从40%下降到了29%,而农业产出却提高了40%。高盛认为,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的持续发展,除农业之外,机器人在制造业乃至服务业当中也将崭露头角。

GDP增长将不再由劳动力所决定

是否需要年轻人口才能保证增长?高盛给出终极答案:NO

劳动力与生产力出现剥离:部分国家(红圈由左至右为芬兰、日本和韩国)劳动工时(蓝)的低增长乃至负增长与实际GDP增长(灰)之间出现分歧

在日本、芬兰、荷兰、西班牙等国家,劳动工时已常年呈负增长态势。劳动工时的增长来源于劳动人口的增加和人均劳动工时的提高,高盛认为这两点对人口大量步入退休年龄,却迟迟未有年轻劳力补充的世界来说已不再现实,推动科技创新、优化资源配置带来的生产力提高将成为保持GDP增速的关键因素。2005到2015的十年间,美国GDP实际增速为1.6%,其中仍有0.57个百分点出于劳动工时的增长;而相比之下韩国3.6%的实际GDP增速中,劳动工时带来的贡献微乎其微,生产力实际提高的成分占到了3.5个百分点。

未来人类将共同面临的挑战

在报告结论中高盛一如既往对未来做出展望,阐述了自动化普及的硬币两面:

乐观而言,大规模自动化生产将带来价格低廉的产品和服务,消费水平更为平等,人们的劳动工时将大为缩短,有更多的时间用于休闲娱乐;

悲观而言,大量被机器所替代的岗位导致劳动市场供大于求,薪资增长陷入停滞,贫富差距或将进一步扩大,引起社会动荡和反科技思潮抬头。

高盛秉承其一贯的“唱空”论调,认为自动化乃至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将在诸多领域阻碍人类薪资增长,人力劳动与数字劳动之间的经济关联愈发紧密。

虽然近年来政客们更倾向于将收入不平等的“锅”丢给全球化,在工薪阶层的选民面前夸下海口,保证他们会重获流失的工作岗位。然而随着后工业时代的来临,人工智能、机器仿生学、网络信息技术等新科技得到了爆炸性发展,科技在贫富差距的扩大上更是难辞其咎。高盛认为,如果对科技应用不采取进一步的政府管制规定,或是未能成功将科技所带来的产能效益更为平等地分配给所有劳动者,由此带来的经济社会问题还将进一步恶化。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oganz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股市视点

更多
正在直播: 用手机看

    腾讯理财超市

    更多

    领先CTA收益稳健

    同类产品年涨 27%

    主打私募  预约

    买黄金基金避险

    今年以来收益 13%

    9月策略  购买

    储蓄罐活期

    7日年化收益 2.97%

    收益超余额宝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