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网贷平台融资额成谜 70多家债权人陷博弈困境

  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超出了许多人的预料。越来越多的债权人陆续公布了辉山乳业的债权金额。在这场债务危机当中,牵涉其中的不止有银行,还有资管公司、P2P平台、融资租赁公司等。作为一家实体企业,辉山乳业为何能把那么多金融机构拖下水?辉山乳业为何要成立类金融企业?如今,辉山乳业的70多家债权人陷入了一场博弈。金融界人士指出,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折射出部分实体企业“金融授信过度”的问题。

  越来越多的债权人公布了辉山乳业的债权金额。平安银行、九台农商银行、招商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相继披露了其对辉山乳业的风险敞口。辉山乳业危机爆发之后,一份23家债权银行名单震惊了金融界。随后,P2P红岭创投也被曝卷入其中,而诺亚财富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则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查封辉山乳业。除了银行,辉山乳业的融资渠道还包括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融资租赁企业和网络借贷平台等。据估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还在持续,而各方债权人的博弈也刚刚开始。

  一名金融界人士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这样形容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好比一个人,向银行办了23张信用卡,还通过P2P融资、民间借贷等方式使劲加杠杆,然后去投资。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这背后折射出部分实体企业‘金融支持过度’的问题。”

  债主:欠银行的钱“全要回来比较难”

  北青报记者从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债权人会议上获得的参会名单文件获悉,23家债权银行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广发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浙商银行、招商银行、渤海银行、邮储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以及华融资产。

  这是一份让人震惊的名单,可以看出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影响范围之广。中国三大政策性银行中的两家,中国五家大型银行的四家,几乎全部股份制银行,东北的地方性银行以及农信社几乎都未能幸免。

  据了解,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其后为中国工商银行、九台农商行等。目前,辉山乳业已经用掉多少授信,外界尚不得而知。

  随着银行年报季的来临,越来越多的债权银行公布了辉山乳业的债权金额。3月31日下午,浦发银行在2016年业绩报告会上表示,浦发银行向辉山乳业的具体贷款规模为6.8亿元,目前还没有发生利息逾期情况。

  3月29日,农业银行首席风险官李志成披露,农业银行辽宁分行、农银国际分别向辉山乳业借款1.1亿元和1.5亿港元,全部由股票质押。

  九台农商行也在3月29日发公告称,九台农商行向辉山乳业之附属公司提供两笔融资,融资余额共为人民币13.5亿元,且不存在未能按时收取约定利息之情况。

  3月27日,招商银行董事会秘书王良在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对辉山乳业共两笔境内外贷款,敞口合计约4040万美元(约合2.43亿元人民币),分别于今年5月和明年到期。

  平安银行则在3月25日发布公告称,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冠丰有限公司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而按照辉山乳业停牌前股价计算,冠丰有限公司质押给平安银行的股票价值已经缩水至14.4亿港元,已经远低于平安银行的放款金额。

  3月29日,据香港媒体报道,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交行有为辉山乳业提供贷款,但占比并不多。据报道,牛锡明在业绩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时表示这些贷款一分一毫都得要,但同时也坦言全部要回来可能会比较困难。

  据了解,在辽宁省政府金融办出面干预之下,辉山乳业债权人已经成立了债务委员会,由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担任主席,九台农村商业银行担任副主席。目前,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公约正在由债权金额排名靠前的11家银行草拟,完成后将发给各债权人签署。

  北青报记者从一名与会债权人处获悉,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金融办约见了各家债权银行,希望各债权人统一认识,一致行动,并提出“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的要求。为引进战略投资者提供方便条件,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维护企业生产稳定、社会稳定、金融稳定。

  一名银行债权人对北青报记者表示,银行目前也很矛盾,各家银行都在积极进行风险评估,但目前也没有擅自行动,达成共识很重要,否则有可能大家的钱都拿不回来。如果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后果不堪设想。

  北青报记者在沈阳了解,在这些债券银行的当地分行之外,部分银行已经从总部抽调人员,前往沈阳调查辉山乳业存在的问题。其中一位来自北京某总部银行的调查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要对辉山乳业进行一个全方位的调查,以形成一份报告提交给总行研究。

  发现:红岭创投涉及5000万项目没有抵押

  深圳知名P2P平台红岭创投也卷入了辉山乳业的这场债务风暴。目前,红岭创投成立的辉山乳业风险处置小组一行人仍在沈阳当地焦急奔走。据悉,该公司审批部领导谭程胜、广州分公司总经理许永锦、项目审批经理王雪韬、贷后经理李亲亲、广州分公司营销经理覃伟、广州分公司客户经理陈宇波一同前往沈阳处理此事。

  3月24日,红岭创投曾披露,今年年初,辉山中国在该平台借款5000万元,放款时间为2月9日,该笔借款由辽宁辉山集团(锦州)有限公司、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沈阳)有限公司提供担保。还款方式是按天计息到期还款(按天计息、每月付息,可提前还款)。值得注意的是,红岭创投涉及的辉山乳业项目没有抵押,为信用贷款。

  除了红岭创投之外,一家名为网金社的互联网平台也曾成为辉山乳业的融资通道。2016年7月12日,网金社通过广州金交所发行“尊享-穗鑫金辉1号理财计划”,募集金额5000万元,年化率为7.2%、由辉山乳业提供本息连带责任担保,资金用途为向辉山中国发放银行委托贷款。不过,2017年1月17日,该产品已全部按照到期实现收益率完成兑付,该P2P平台算是逃过一劫。

  2016年10月10日《辽沈晚报》“钱多多理财俱乐部”栏目的一则广告称,目前与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广泛合作,大金所推出的“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上线。公开信息显示,“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投资期限为2年,起点认购金额为5万、20万和50万,相应的预期收益率分别是6.8%、7%和7.2%,募资上限为3亿元,主要用途则是企业采购生产设备。“辉山乳业定向融资计划”的发行人,正是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

  据了解,上述融资计划,并不是辉山乳业在大连金交所的全部。与此相关的定向融资计划,具体发行数量目前无法得知。

  北青报记者从债权人处获此,针对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辽宁省金融办会派出国有银行处、商业银行处、租赁处和普惠处四个处协助债权委员会与各类型资金方沟通与管理。其中,普惠处对接小贷公司。目前,关于小贷公司的融资相关信息尚未披露,辉山乳业在这方面的融资规模目前仍是一个谜。

  追访:注册子公司亲自参与“金融游戏”

  融资租赁是辉山乳业撬动金融杠杆的另一个重要方式。2016年4月29日,辉山乳业公布,与广东粤信签订融资租赁协议,向后者出售约5万余头奶牛,涉资10亿元。其后,广东粤信须向公司回租有关资产,租赁本金总额为10亿元,租期至2021年4月30日,年利率不高于6.2%。但在2016年11月27日,辉山乳业宣布此次融资租赁失效,具体原因没有披露。

  虽然这次融资租赁并不成功,但自2016年4月以来,辉山乳业还多次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融资。公开信息显示,辽宁辉山集团还与盈华租赁签订过融资租赁协议。根据协议,辽宁辉山集团将评估值15.54亿元的租赁资产,作价7.5亿元,向盈华租赁进行融资,租赁期限5年,年化利率为6.2%。从2017年开始,辽宁辉山集团于每年5月、11月,分10期等额支付本金7500万元及相关利息。

  2016年7月份以来,辉山乳业在上海、深圳等地,成立了多家包括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在内的不同类型的类金融公司。相关的工商数据显示,辉山乳业在2016年7月19日注册成立了辉山(上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2016年11月,辉山乳业还在深圳注册了辉山(深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辉山(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

  这意味着辉山乳业并不满足于进行外部融资租赁,还亲自成立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子公司参与“金融游戏”。

  动态:香港法院拒绝冻结辉山乳业资产

  此前,有香港媒体报道称,诺亚财富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冻结4名人士及公司资产,包括中国辉山乳业控股、主席兼大股东杨凯及其控股公司冠丰有限,以及另一名人士张健美的资产,禁止他们将资产转移或移离香港。

  3月31日晚间,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注意到有关新闻报道,有一间内地资产管理公司已向香港高等法院原讼法庭申请下令冻结本公司及杨凯先生、其夫人和冠丰有限在香港的资产。

  根据公告,该内地资产管理公司为歌斐资产,申请冻结是为了协助歌斐资产在上海向杨凯、其夫人和辉山乳业提起的法律诉讼。公告中称,“法庭文件显示,冻结本公司于香港的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本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歌斐资产在其申请中声称,其为本公司在中国内地一间附属公司的债权人,且本公司就该笔约人民币5.46亿元的债务作出担保。”

  据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显示,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产品有两只,分别是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均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

  随着歌斐资产申请冻结辉山乳业资产,当地政府希望债权人“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这种平衡恐怕将被打破。虽然歌斐资产的诉求已经被法院拒绝,但此事在辉山乳业的众多债权人当中产生的影响将不可忽略。

  在此前的债权人会议上,辽宁省金融办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争取两周以后恢复付息能力,4周以后解决资金流动性问题,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也做了充满信心的保证。如今已过去一周时间,许多债权人仍在沈阳奔波,而部分债权人在等待中或许已经产生了焦虑。辉山乳业正在和时间赛跑。

  财经观察:“金融支持过度”的辉山乳业

  一场突如其来的股价暴跌让“辉山乳业”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网红。连一直做空它的浑水都没有料到暴跌会来得这么快。

  国际做空机构浑水公司在2016年12月份两次发布报告开始唱空辉山乳业。据浑水称,经过多年实地、利用高科技手段调查,发现了辉山乳业财务严重造假的情况。然而,在浑水发布报告之后,辉山乳业股价竟然不跌反涨,但是却引起债权人的警觉。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逾90%,然而各方当事人都声称对于股价的原因不知情。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暴跌是因为做空者攻击。

  北青报记者就此与多位金融界人士探讨。他们认为,浑水的唱空报告只是辉山乳业暴跌的一个外在的原因。从目前辉山乳业暴露的问题来看,辉山乳业的暴跌还是内因所致。无论此前的许多传闻是否真实,但辉山乳业高杠杆、高负债已经是不争的事实。23家银行,70多家债权人,100多亿的债务,高杠杆最终压垮了辉山乳业。

  纯粹从道德意义上去指控辉山乳业并不能看到问题的本质。23家银行不会不知道辉山乳业的杠杆负债情况,但它们为何此前没有注意到这一点。银行贷前审查、贷后管理、风险控制部门难道对此就毫无觉察。北青报记者曾经在沈阳辉山乳业基地当面质问一名进行实地调查的银行债权人代表,为何现在才到现场去调查?风控机制为何没有发挥作用?为何在浑水出了报告以后才引起重视?该银行债权人竟无言以对。实际上不是银行没有这个能力,而是它们在一个共同的局当中。

  一名金融界人士跟北青报记者聊天时提到,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折射了我国企业债务杠杆太大,金融授信过度的问题。有观点认为,辉山乳业就像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面镜子,在“大跃进”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巨大的杠杆融资,终因其中一环出错而满盘皆输。

  辉山乳业从名字上来看是一家实体企业,跟金融业沾不上边。可从这次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来看,从其与P2P平台、资产管理公司、房地产开发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同时还成立一堆类金融子公司来看,这家实体企业也已经金融化了。在我们的实体企业中,这样的公司可能不在少数,这就要引起整个社会的重视了。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中国企业债务规模118.8万亿元,为GDP的167.6%,为全球之最。据了解,企业杠杆过高的问题已经引起了中央的重视,去杠杆、抑泡沫、防风险,已经成为了2017年金融政策的方向。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积极稳妥去杠杆。要在控制总杠杆率的前提下,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作为重中之重。

  在财经学术领域,“金融支持过度”往往与泡沫联系在一起。债务危机下,辉山乳业在与时间赛跑。我们企业的去杠杆速度,恐怕也应该加速了。

  (原标题:辉山乳业网贷平台融资额成谜)

(北京青年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辉山乳业

相关搜索:

您认为这篇文章与"新一网(08008.HK)"相关度高吗?
[责任编辑:augus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