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债王”格罗斯:利率高于2%将损害美国经济

腾讯证券讯 北京时间12月7日晚间消息,现在,很多投资者都因为美国收益率曲线的趋于平坦而忧心忡忡,但是在格罗斯(Bill Gross)看来,他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彭博报道称,这位骏利旗下的亿万富翁基金经理人在周三一封回应采访的邮件当中强调,真正值得关注的,其实是美联储的短期利率目标,后者目前是1%到1.25%。当前,几乎所有观察家都相信在下周的政策会议上,联储还将加息四分之一个点,华尔街的策略师们正在纷纷调整自己的预期,提升更进一步加息的可能性。

这才是真正让格罗斯担心的事情。这位有着“债王”之称的专家解释说,由美国两年期到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构成的收益率曲线哪怕周三平直到了只剩下50个基点,创下近十年的新低,但是在当前阶段也依然是可以持续的。只不过,在美国经济复苏脚步缓慢和通货膨胀顽固地不肯抬头的现实之下,如果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恐怕就让人不能不感到忧虑了。在格罗斯看来,一旦联邦基金利率超过2%,就会最终被证明为过高。

“真正的关键因素是在于短期利率的真实水平,或者说,中性利率(neutral real rate)是在哪里。”所谓中性利率,即根据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利率。联储官员和多数市场观察家们目前都相信,中性利率接近于零,因此联邦基金利率应该在1.5%到2%的区间。

格罗斯解释说,只要联邦基金利率不超过2%,“平直的收益率曲线就不会太重要,这是与之前的那些周期不同的地方,在那些周期当中,平直的曲线往往都是联储过度紧缩的产物”。

格罗斯上个月就曾经讨论过收益率曲线趋平的问题,当时他说,考虑到美国的债务情况,收益率价差不必缩减到零就足以导致经济放缓了。他的设想是,在某种情况下,联储提升利率50个基点,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只上扬10个基点,而这就足以对经济构成损害了。

像这样的结论不能不让人做进一步的思考,即联储的官员们面对短期利率迅速逼近长期利率的局面,到底该如何反应。本月早些时候,克利夫兰联储行长梅斯特(Loretta Mester)在讲话中表示其实收益率曲线没有那么重要,而圣路易斯联储行长布拉德(James Bullard)却说大家应该密切关注曲线。

格罗斯所提到的这2%的红线并不是随意划定的,这同样也是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今年波动区间的底部。如果联邦基金利率达到这一水平,而长期收益率又没有进一步上扬,就将导致收益率价差进一步缩小。目前的联邦基金期货行情显示,市场预计联邦基金利率到明年年底时将达到1.8%。

和许多其他债券投资人一样,格罗斯也认为长期国债收益率低迷,与全球资本流入这一市场有很大关系。当下,美国债市指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32%,而德国和日本的可比政府债券收益率分别为0.3%和0.06%。(费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barrycfau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股市视点

更多
正在直播: 用手机看

    腾讯理财超市

    更多

    领先CTA收益稳健

    同类产品年涨 27%

    主打私募  预约

    买黄金基金避险

    今年以来收益 13%

    9月策略  购买

    储蓄罐活期

    7日年化收益 2.97%

    收益超余额宝  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