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贝索斯成有史以来全球最大富豪 身家达1051亿美元

贝索斯成有史以来全球最大富豪 身家达1051亿美元

腾讯证券讯 北京时间1月10日凌晨消息,据外媒报道,亚马逊(NASDAQ:AMZN)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现已成为有史以来全球最富有的人。

据彭博社的亿万富豪指数显示,截至周一贝索斯的净财富达到了1051亿美元,令此前由微软(NASDAQ:MSFT)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保持的纪录相形见绌。与此同时,《福布斯》杂志估算贝索斯的净财富为1044亿美元。

贝索斯的大多数财富都来自于他所持有的7890万股亚马逊股票。亚马逊股价周一收盘上涨1.4%,从而使其净财富增加了14亿美元左右。今年截至目前为止,亚马逊股价已经累计上涨了近7%,此前在2017年中则已大幅上涨了56%。

除此以外,贝索斯持有的其他资产还包括《华盛顿邮报》和私人太空旅游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等。

贝索斯在去年7月份首次夺得了世界首富的头衔,当时他的排名短暂超过了盖茨。随后,在去年10月份他再次登顶,其净财富在去年11月份首次超过了1000亿美元大关,当时假期购物季节刚刚开始,而帮助其身家突破这个关口的因素仍是亚马逊股价上涨。

《福布斯》杂志显示,盖茨目前的净财富为919亿美元;彭博社“亿万富豪指数”则显示为933亿美元,这仍旧足以使其在这两份榜单上都保持在第二名的位置。但根据《福布斯》的报道,盖茨的净财富曾在1999年4月份短暂达到过1000亿美元上方,当时的互联网泡沫使其所持资产的价值上升。经通胀调整后,1999年的1000亿美元相当于今天的1480亿美元。

但即使是不经通胀调整,盖茨的净财富也原本会远超贝索斯——如果他没有向慈善组织捐出大笔善款的话。彭博社称,根据该社对盖茨公开披露的捐款信息进行的分析,他已经捐赠了7亿股微软股票,这些股票按今天的价值计算高达618亿美元;此外他还已经捐赠了29亿美元的现金。也就是说,如果加上这些捐款的价值,那么盖茨的身家原本会达到1500亿美元以上。

慈善事业

在获得这一新的荣誉之后,贝索斯通过非营利组织来投身于推动人类进步事业的兴趣可能会被点燃,而这可能会令其对慈善的看法发生转变。

“我认为,到目前为止他的活动表明,他有意将一部分商业投资当做推进社会变革的机会。”全球慈善论坛(Global Philanthropy Forum)的首席执行官简·威尔斯(Jane Wales)向美国博客网站Business Insider说道。

亚马逊在2017年6月份达成了收购全食超市公司的交易,这桩交易最初在市场上带来的反应是推动这家在线零售巨头的股价大幅上涨,从而使得贝索斯的净财富增加了18亿美元,至846亿美元。在当时,贝索斯的身家还比盖茨少50亿美元。随后,在亚马逊公布了第二季度财报以后,贝索斯的净财富才在去年7月份短暂超过了盖茨。

在此前的2013年,贝索斯收购了《华盛顿邮报》,而这项收购交易就能体现出他的商业投资计划可以兼而起到推进社会变革的作用。在收购了《华盛顿邮报》以后,他迅速将其转型为一家精简的数字化新闻“动力室”——相比之下,其他一些大型新闻机构则一直都没能做到这一点。类似的,收购全食超市公司的交易也可能会暗示贝索斯彻底改造食品行业供应链的意愿——至少他有机会这样去做。

威尔斯称,贝索斯的商业活动提供了一个“窗口”,可以让人从中窥探他可能会如何巩固自己作为慈善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的地位,这种地位独立于由他父母运作的贝索斯家族基金会(Bezos Family Foundation)之外。事实上,贝索斯可能已在着眼于从事更多项目了。最近,他请求自己的近30万名Twitter粉丝设法找出做慈善的新方法,能通过迅速、果断的行动来带来持续性的影响。

新的战略

“我正在考虑一种慈善战略,这种战略跟我大多数时间的行动方式——也就是放长眼光——恰恰相反。”贝索斯在Twitter消息中写道。“就慈善事业而言,我觉得自己正在被吸引到对立面上,也就是:着眼于现在。”

这种做慈善的方法可能会带来对那些通常被视为系统性问题的更加倾向于短期的解决方案,威尔斯说道,而这可能会是件好事。她指出,目前的移民危机就是个例子。

“那种做法要求现在就采取行动。各国政府都已不堪重负,没办法利用政策来解决问题。”威尔斯说道。“贝索斯家族基金会的思考方式主要是着眼于长期,而现在这个基金会现在也在向国际救援委员会(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拯救儿童组织(Save the Children)和美国援外合作署(CARE)捐赠善款,这些组织同时致力于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和长期问题。”

慈善界新人

另一方面,其他一些亿万富豪则还在坚持从大局出发。举例来说,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正试图一劳永逸地攻克小儿麻痹症,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普利西亚·陈(Priscilla Chan)夫妇则正尝试根除疾病和改善教育。

就慈善界而言,贝索斯还是个新人——他并未参与由其父母运作的基金会的工作——而在这个领域中刚刚起步的人经常都需要一两年时间来观察“地形”和构建自己的战略。从贝索斯以往的商界活动来看,他做慈善的方式可能会是对那些有意从事社会公益事业的创业公司进行私募投资,或是收购其他公司。

但在慈善界,并非所有人都对贝索斯的影响力持乐观立场。

举例来说,“斯科尔应对全球威胁基金会”(Skoll Global Threats Fund)的代理主席拉里·布里连特(Larry Brilliant)就对贝索斯的众包做法提出了批评。

“这会使得很多水平一般的想法大量涌入,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够好的、不可行的。”布里连特在去年6月份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道。

而在最近,慈善顾问杰克·海曼(Jake Hayman)在《福布斯》杂志上向贝索斯发出了一封公开信,就后者有关重点关注短期目标将可带来长期影响的观点提出了辩驳。

“这就像是在商界想要寻找‘安全的、经过实践检验的投资’,而且这种投资还马上就能带来十倍的回报。”海曼写道。“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

贝索斯并未参与“捐赠誓言”(The Giving Pledge)组织,这个组织现在已有16名亿万富豪成员,其中包括亿万富翁投资者、“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扎克伯格,宗旨是在去世以前捐出至少半数财富。但威尔斯指出,贝索斯仍有可能给硅谷的富豪们发出一个强大的信号,表明慈善事业是很有意义的。

“他还很年轻,正处在自己事业的中期,而且他已经被视为是很勇敢的。”她说道。“他的Twitter消息在我看来是传递了这样的信息:‘我不想忽略今天存在的问题。’”(星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oganzh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