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华润“赶走”凤凰 华润凤凰医疗“混改”大戏落幕

8月7日,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01515.HK)连续发布两则公告,董事会建议「华润凤凰医疗控股有限公司」更名为「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并对宣布对管理团队进行重大调整:原华润医药总裁宋清空降华润凤凰接替成立兵担任副董事长,成立兵则降半格从韩跃伟手中接过行政总裁一职,而韩跃伟则继续担任执行董事。此外,香港原医管局主席胡定旭接替已经退休的王印担任华润凤凰董事长(独立非执行董事)。抛去社会贤达担任独立董事职务外,本次公告意味着华润和凤凰两家彻底决裂,不论从具有象征意义的公司名称还是上市公司核心人员调整,凤凰医疗的影响已被悉数抹去,华润集团与凤凰医疗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大戏,算是彻底失败了。

从消息公布后的股价反应看,资本市场似乎并不看好华润的“一家独大”,回想起华润和凤凰宣布启动混改后的高位14港币/股,到昨日收盘,已然跌去了50%以上。面临这一残局,广大股民也只能“望洋兴叹”,这其中到底有何奥秘又有哪些教训值得吸取,我们不妨从头说说。

民营医疗之路从未平坦

创办于1988年的凤凰医疗曾是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民营医疗集团。凭借由其首创的IOT(投资--营运--移交)模式,凤凰医疗成功对数家濒临倒闭的公立医院和国企医院进行了富有成效的改革。凤凰通过对医院的专业化管理、引入民营的高效运营体系,改善了医疗服务质量、提高了患者满意度,医院改革不仅减轻了政府的财政负担,更是大幅提升了医院的经营业绩,是不折不扣的“各方共赢”,所以凤凰医疗得以稳坐国内民营医院集团的第一把交椅。

凤凰医疗在上市之初也被资本市场所看好:所有人都知道,对于日益老龄化的中国,医疗健康产业是绝佳的投资方向,而港股里做医院的公司,凤凰医疗是绝对的龙头。不仅有成功的医院改革案例、更有高回报、可复制的IOT模式,加上医院经营业绩持续提升,绝对是好行业里的好公司。所以其市盈率也保持在40倍上下,这对于估值普遍较低的港股来说绝对算得上是高估值了。

凤凰医疗的高速增长依赖于医院规模的迅速扩张。好景不长,在经过医院规模快速扩张期进入2015年之后,IOT模式逐渐遇到瓶颈,国家政策重新收紧、社会办医阻力重重,几个重点推进的IOT项目都因为国家政策、社会舆论风向转变而陆续夭折,民营资本办医重新站在了十字路口。

相信凤凰医疗早已意识到,医疗服务这条路要走下去,要走得平坦,已经到了必须戴上一顶红帽子的时候。

混改破局,华润入主凤凰医疗

故事的另一头,天然具有红色基因的华润医疗于2011年在香港成立,其由华润集团全资控股,也是国资委系统第一家医疗集团。凭借着华润集团的资源优势和资金实力,华润医疗通过自建加收购的方式完成了十余家医院的快速扩张,并在当时已经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国企医院集团。不过,资源优势明显的华润医疗却迟迟未能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一方面对于自建或者收购过来的医院疏于管理,旗下医院普遍经营业绩差、效率低,另一方面也缺乏具有可复制性的医院扩张模式。因此华润医疗规模虽大,但盈利能力确一直存在问题。

资源丰富的华润医疗和精于医院管理的凤凰医疗似乎是“天生一对”,两者优劣互补明显,而又急需对方的资源。所以当2016年4月华润集团高调宣布入主凤凰医疗,掀开医疗领域混合所有制改革大幕时,虽然影响深远,但并不为奇:双方都是各取所取、顺理成章,似乎离宣布“混改”取得成功也用不了多久。

一切均看似最好的安排,一方面央企入主,帮助民企戴上红帽子,降低公司做公立医院改制中的政策风险,同时央企背书降低融资成本,凤凰医疗最缺的政策、资金到位了;另一方面央企利用民企市场化的管理机制、提升经营效益,借助凤凰医疗成熟的IOT模式收购医院,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这是个多么完美的 “混改”。

这个方案当时怎么看怎么精彩,但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呢...

华润强势介入,混改失败

“混改”之初就有分析人士指出:影响华润和凤凰医疗成功整合的挑战不仅源于各自不同的企业文化理念,更受制于具体行为模式上的冲突。

相信华润和凤凰的决策者们已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按照双方最初的设计,为充分发挥各方优势、提升管理效率,由一家当好公司的大股东,一家当好企业的管理者,应该是最佳的组合。华润充分调动其丰富的政府资源和国企优势当好大股东,从医院收购扩张方面支持华润凤凰的规模快速壮大;而凤凰善于经营管理,应该专注于提升医院经营管理水平、提升医院价值,当好管理者。两者分工明确、充分协同,就可以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

重组后最初的人事布局即展现出上述“共识”,三名执行董事仍以原凤凰医疗高管团队为主,这意味着凤凰医疗既有的运营管理优势将得以充分发挥;而华润集团则在董事会中占多数(除独立董事外,华润提名4个董事会席位,凤凰提名3个董事会席位),通过董事会对医院收购等重大决策施加影响。

正当市场以为双方已经形成默契、即将施展拳脚大干一番时,2017年10月突然画风大变,华润凤凰的一纸公告将上述人事布局“共识”打破,华润不仅强势介入公司运营管理,指派两名高级管理人员担任行政总裁和首席财务官,更是直接要求凤凰减少一名董事会席位,确保华润对董事会的绝对控制。此次人事调整后,凤凰系的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吴珀涛、执行董事徐泽昌辞职,原凤凰系的医院管理人员也随之陆续出走。至此,华润和凤凰在重组之初所达成的人事布局已经被彻底打破。

再看看更为重要的,凤凰医疗当初引入华润的目的:取得华润资源支持以扩张规模。重组之初,市场普遍看好华润集团调动其丰厚的政府资源和国企资源支持华润凤凰的医院规模扩张。可是,重组至今已经两年有余,华润凤凰几乎没有增加任何的有价值的医疗资源,规模增速甚至不及原凤凰医疗时的增速。而华润集团却有倾向性地将优质的医院资源放在其全资子公司华润健康旗下,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华润方面对合作和支持的“诚意”,华润到底是否真的愿意动用自己的资源支持华润凤凰的发展?

从实际情况看到的是华润不仅没有兑现当初支持华润凤凰快速扩张的承诺,更是仗着大央企的“霸道”,撕毁早前与凤凰达成的人事布局,不仅做大股东还要当管理者,当初混改的剧本已经从根本上走不下去…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后来凤凰医疗控股股东选择悉数出售股份,无奈退出上市公司。

反思这场合作,凤凰无疑过于轻信了华润对于混改的“承诺”才走到了今天地步。面对强势央企的步步紧逼,凤凰作为小股东除了一走了之,用脚投票外,还能有什么对策?相信如果知道是今天的结局,凤凰医疗当初绝对不会选择华润这样的合作伙伴。

如果双方能信守承诺、合作共赢,华润凤凰本该成长为一个千亿市值的医疗服务巨头,可最终却走到劳燕分飞,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结局,让像笔者一样坚守华润凤凰的股民无限唏嘘、欲哭无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fannyll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