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末日博士”鲁比尼列出十大理由警告:2020年将爆发金融危机

腾讯证券9月15日讯,“末日博士”鲁比尼周四撰文表示,在我们纪念雷曼兄弟倒闭10周年之际,人们仍在就金融危机的起因和后果、以及为下一次危机做了什么准备以及吸取到什么教训辩论不休。

但展望未来,更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原因会引发下一次全球衰退和金融危机,以及将在何时发生。

鲁比尼认为,目前全球扩张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因为美国有巨额财政赤字,欧洲仍在复苏道路上。但到2020年,金融危机和全球衰退的条件将会成熟,或迎来新一轮金融危机。

2020年发生金融危机的10大理由

首先,目前推动美国经济年增长率超过2%的财政刺激政策是不可持续的。到2020年,刺激计划将消耗殆尽,届时将把经济增长率从3%拉到略低于2%。

其次,由于经济刺激计划的实施时机不佳,美国经济目前正处于过热状态,通货膨胀正超出预期。因此,到2020年,美联储将继续把联邦基金利率从目前的2%提高到至少3.5%,这可能会推高短期和长期利率以及美元。

与此同时,其他主要经济体的通胀水平也在上升,而不断上涨的油价正加大通胀压力。这意味着其他主要央行将跟随美联储走向货币政策正常化,这将降低全球流动性,并对利率构成上行压力。

第三,特朗普政府发起的全球贸易争端几乎肯定会升级,这将导致增长放缓和通胀上升。

第四,美国其他政策将继续加大滞胀压力,促使美联储进一步加息。特朗普政府正限制向内/向外的投资和技术转让,这将扰乱供应链。

这将限制随着美国人口老龄化而需要维持增长的移民进入美国,阻碍了对绿色经济的投资。同时并没有解决供应方面瓶颈的基础设施政策。因此一旦出现调整,流动性不足和贱卖/低估的风险将变得更加严重。

第五,世界其他地区的经济增长可能会放缓——当其他国家认为有必要对美国的保护主义进行报复时,增速可能会放缓。已经脆弱的新兴市场将继续受保护主义和收紧货币政策的影响。

第六,由于货币政策紧缩和贸易摩擦,欧洲经济增长也将放缓。此外,意大利等国的民粹主义政策可能导致欧元区内部债务不可持续。政府与持有公共债务的银行之间仍未解决的“恶性循环”,将放大这个风险分担不足、不完整的货币联盟存在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另一场全球衰退可能会促使意大利和其他国家彻底退出欧元区。

第七,美国和全球股市存在泡沫。美国的市盈率比历史平均水平高出50%,私人资本运营公司的估值已经过高,而且鉴于其低收益率和负期限溢价,政府债券也过于昂贵。随着美国企业杠杆率达到历史高点,高收益信贷也变得越来越昂贵。

此外,许多新兴市场和一些发达经济体的杠杆显然过高。商业和住宅地产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出现价格过高问题。随着全球经济乌云密布,新兴市场股票、大宗商品和固定收益资产的调整将继续。前瞻性投资者已经开始预测2020年的将出现增长放缓,市场将在2019年重新评估风险资产。

第八,一旦出现调整,流动性不足和贱卖/低估的风险将变得更加严重。中间商减少了做市和仓储活动。高频/算法交易将增加“闪电崩盘”的可能性。固定收益工具也越来越集中于开放式交易型指数基金和专用信贷基金。

在规避风险(risk-off)的情况下,新兴市场和发达经济体的金融部门将无法再以美元计价的巨额债务作为安全资产。随着通胀上升和政策正常化的进行,各国央行在后危机时期提供的支撑政策已经不再可靠。

第九,尽管美国经济增速达到4%,特朗普仍在攻击美联储。但到2020年选举年,那时经济增长率可能会降到1%以下,失业也会出现。特朗普制造外交危机来“左右局面”的可能性将会很高,尤其是如果民主党今年重新执掌众议院。

因特朗普早已挑起了全球贸易争端,且不敢攻击拥有核武器的朝鲜,他最好的目标将是伊朗。通过挑起与伊朗的军事冲突,他将引发与1973年、1979年和1990年油价飙升不相上下的地缘政治冲击。不用怀疑,这将使得即将到来的全球衰退更加严重。

最后,一旦上述完美风暴出现,能解决危机的政策工具却极度缺乏。大规模公共债务已经限制了财政刺激的空间。更多非常规货币政策将受到资产负债表膨胀和降息空间不足的限制。在民粹主义运动死灰复燃、政府几近破产的国家,金融部门的救助将是效果甚微的的。

特别是在美国,议员们限制了美联储向非银行和外国金融机构提供美元债务流动性的能力。而在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正使得推行欧盟层面的改革、建立必要的机构以应对下一场金融危机和衰退变得更加困难。

与2008年不同的是,当时各国政府拥有防止经济衰退所需的政策工具,但在目前总体债务水平高于上次危机的时刻,那些必须面对下一场衰退的决策者将束手无策。当危机到来时,可能会比上一次更严重、更持久。(仲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wardm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