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alpworks)

在进入 2017 年,对于 PPP 模式,无论对于政府还是企业并不都是共赢的,一方面政府节约了资金、人力,另一方面基础设施的完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它同样带动更多的投资与消费,获得城市的繁荣,以税收形式带来更多的财政收入。对于民间投资者,如果没有专业知识来判断项目,想获得稳定收益或者超额收益并不轻松。

对于政府监管层,主要将基础资产证券化的证券满足流通要求,证券化产品的流通主要是:一是在沪深两市交易所在二级市场流通,二是在场外通过股权交易流通。

实际上,这两种流通方式都需要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倘若在场外以股权转让流通,该如何界定。

如果是场内流通,比如在交易所二级市场流通,就更要制定些法规对交易行为进行解释,投资者的入市门槛,以及投资账户开通。

在我们看 2017 年最初的时候肯定是在场外先流通,监管层的工作重心在证券化产品的场外交易的法规上相对风险扩大化容易控制。

2017 年,我认为非常确认的转入扩张的成熟产业 还有 环保,特别是污水处理和废气化工处理行业必然在中国形成爆发式发展。

从最新关于美国大型企业在华的发展数据显示在进入第4季度,中国对高性能材料技术和建筑技术有爆发性的增长需求。

特别是高性能材料中的石化技术,例如加氢裂化生产柴油的技术和甲醇至烯烃的技术授权在中国的需求特别大。

而在特种建筑技术方面,受益于中国的空气和水处理业务的高速发展和良好的表现。

针对 2017 年,华尔街认为即使中国宏观经济放缓,对环保化工行业的需求量会依然良好增长。

细分对低层市场的渗透和市场份额的扩大,会使该产业在中国保持增长。

在环保相关的压缩机及其他工业解决方案技术上,中国下游市场如半导体、能源等增长良好,此前比较疲弱的钢铁、造船等的需求也在复苏。

此外,空气净化产品方面显示,今年从 4 季度开始,中国区液氧液氮零售额同比增长双位数,而且价格变化也转正。

虽然行业整体产能依然过剩,但中国液氧液氮工厂产能利用率明显提高,甚至部分地区部分产品销售一空。该行业下游客户群平衡,主要的客户在 On-site 业务和化工下游,有比较好的表现。

因此空气气体技术在中国的发展在 2017 年也是确认无疑的。如果考虑到川普上台后的两国贸易摩擦和政治风险,华尔街认为看重中国人口基数和生活水平提高所带来的经济增长潜力是最重要的。

如果能够提高美国技术在中国市场的地位,就是正确的投资。因此,我们认为环保行业 2017 年度的发展比 2016 更大。

2016-2017 年,善渊守中信托基金 从今年 1 月 4 日起始点在 0.97,仓位在 75%左右,当时我们持有了 10 只股票:网宿科技、三聚环保、美晨科技、安信信托、万达院线、金雷风电、吉祥航空、盛路通信、恒顺众昇、捷成股份。

基本上每个股票的仓位在 7%多一点,非常平均;剩余的 5%分布在几个其它观察股上。

从事后看,我当时对 2015 年底 12 月份人民币汇率大幅下滑的风险太大意了。如果没有汇率问题,最少金雷风电、三聚环保、网宿科技这三只股票都在 50 天均线以下按规矩是不应该持有的。

我们回头看选择的这些公司 80%的股票是对的,但在系统性指数风险对应仓位控制上是错得。

当时大家知道我做了第一个措施就是把仓位从 75%,在 1/4 日下午熔断前 5 分钟,全部用跌停 10%砍仓出来了,1/4 日收盘大概保住了净值在 0.87 多一点,除了保留了低市盈率的 10%的吉祥航空仓位。

当然事后看,这个决定依然不对,因为如果吉祥航空当时也断掉才是正确的,我们看着持有的吉祥航空随后继续缩水,在 1/5-7 的三个交易日当中再跌13%,净值到 0.867,我才断掉了吉祥航空。

如果当天不断,接下来直到 2/29,吉祥航空跌到 21.00才止住,这意味着持仓还要缩水 20%。这就是今年年初我们信托经历的最危险困难的时间段。

发生熔断的事件之后,我当时做了信托持有人表决大会,把信托止损清盘线从 0.92 下调设定在 0.85,当时不少同行和信托公司建议我们把信托清盘线设定在 0.75,这样有 0.12 差不多 15%的浮动操作空间,否则从 0.867到 0.85 只有 0.017 这样的狭窄空间是无法操作的。

当时对于我这个信托运行人来说,主要是我自己不同意下调。原因就是,我和我的亲朋好友是这个信托最大的持有人,我自己全部的国内资产都买了自己的信托。当浮动空间越大,如果运气差反而亏损越大。

而运行的空间越小,也就是说压缩了仓位和操作手脚,但可以用时间换取确定性等待好的时间到来。

这两种状态,对于信托基金运行着来说,拼得就是耐心、耐性和意志力。因为我们信托没有管理费,如果这个耐性要等待一年,你干一年没有任何收入,这在信托行业内是大多数人想不通的。

如果我们回想当时成立这个信托,我自己把所有的积蓄都投入了这个信托基金,我要运行20 年的话,没有足够耐性是怎么都不可能工作下去的。

在运行一个信托基金方面,我们过去 30 年从业经历告诉我,首先我必须没有财务压力,没有房贷车贷。

我们运作这个信托之前,公司已有足够现金维持运作。所以没有信托的管理费收入,我们一样运作企业。

在我看一个信托基金经理有财务压力,需要用管理费来维持生活开支,那他的耐性是必然没有的,因为没有博弈就没有收入。衣食住行的压力是每个人无法抗拒的。

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我认为只有把清盘线设定在 0.85,才有给自己最大的压力和约束,不对非对称的博弈进行任何参与。

如果大家读过《股票作手回忆录》,其中有段写了李佛摩尔先生在 1920-1924年中因为之前的棉花交易失败破产,在极度困难中生存了 4 年,依靠耐性和耐心,运用专业和专注,最后靠交易 500 股的信用额度成功东山再起的事,其实我过去一年面临的也差不多,好的地方是我们保护了资本在 0.85,比当年李佛摩尔是 0 资本金完全靠信用度交易要容易的多。

这就是我决定只允许自己有 0.017 的范围内空间,如果管不住自己的手和情绪,那么即便加大了浮动空间,也可能会造成净值进一步的下跌。

在整个 2016 年 2-10 月份之间,我们的持股通常 20%的仓位,大多数时候期间是有涨有跌,因为指数并不显示十分强烈的上涨,期间最重要的就是万科我们的判断正确,因受制于关联方交易,在合规上我们不能投。

而在下半年的中国建筑上,我们采用了有效的 1%开始加仓的操作,保持了部分的盈利,当然也会抵消一下错误的选择。

虽然强行控制下行风险制约了大幅度加仓的操作方法,但我始终坚持,不是真的牛市就不能大幅度加仓,以避免不可预测的突发性暴跌。

在进入 11-12 月份,因来自于刘士余主席的妖精论后,保险资金大幅度从 A 股撤出和债市的大跌,引发了 12 月份 A 股的大跌和动荡,期间我们的主力仓位在 25-35%之间,但波动率不大,风控成为主要着力点。

净值在 0.855-0.869 左右波动,在中国建筑股价回撤了 20%时,我们持有的该部分仓位也有回撤,但依然可以保证净值在 0.85 之上的把握。

当然我们认为美元的升值会进一步带动美股,这也是我们配置了美国纳斯达克 100 指数基金和美国标普 500 指数基金的原因。

因此在接近年尾,我们信托的总体表现就是平滑过渡,净值基本上收在 0.86 左右。

在 2017 年,我们认为国家的宏观经济基本上依然是紧缩为主的,在流动性不改变的情况下不存在经济大幅度扩张的基础,也就是说我们的财政扩张没有进入扩表状态,而是依然在缩表过程中。

与此同时,除了 PPP 和环保,在能源方面虽有改善,但形成大规模的扩张效应的可能性依然不大,因为我们的杠杠收缩还在进行,这意味着流动性不会扩张。

2017 年我们的主投资方向是:环保、PPP 基建和美元资产。对于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机会,除非我们选择炒筹码,否则能够保持业绩增速和股价增速的对象,目前不超过 20 家,因此,这就面临着我们最近看到的两桶油走强,如果看业绩报表,你会觉得中国石油依然是垃圾,可这样的股票最近在走强。

你用油价上涨来解释并不正确。而是市场在大型股的推动下不再继续回调新低了,这就说明了筹码炒作蚊子肉也是肉已经转向基金公司,这就是存量资金的玩法。

而投资在我的原则就是,我们是做一个企业,这个企业要做好,它的业务是交易股票。在经济大方向不明朗的情况下,我的方法就是保持较低换手率,保持净值在 0.85 以上不出问题,等待时机。

如果我们看 2012-2014 年,我们等了 3 年,做到了一大波的券商。

如果我们看 2007 年牛市结束,到进入 2017 年,已经整整 10 年过去了,其中也有 2 次规模和持续性半年以上的反弹,所以我认为耐心和坚持不冒巨大风险依然是 2017 年的主要方向,而收益率在没有大机会或指数不出现大幅度走强,也不会提升很快。

但是我们目前已经看到 PPP 和环保行业的前景在 2017 年会有机会。我们目前虽然是最低仓位,但依然持有这两个方面的 6 个观察仓位。希望 2017 年,我们在这上面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然 2017 年还有一些防守型的个股也会比较好,同时高股息的个股也会强于绝大多数小股票。

对于抄底创业板中小板,要么跌成翔一样的状态,就是类似于2000 年美股网络股破灭后 5100 跌到 1100,或者出现 2007 年 A 股从 6140 跌到 1640 这样的情况发生,否则大量的小票依然不值得投,虽然能够炒筹码。

可问题是,没有人可以预先给你确保,这种炒筹码的方式是安全的。

即将步入 2017 年,从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来看,2017年全年的M2 是12%,还低于 2016 年的 13%。所以 2017 年我估算了一下,大概整体机构投资者的回报率会低于 6%。

对进一步理解中国经济发展来自于内部的风险和外部美国川普总统宣传的美国第一的各种变异风险,我们的建议是作为专业投资机构主要的工作不是预测宏观经济的发展,着力重点应该投入在急时随时应对宏观经济转变给股市带来的变化。

我们相信 2017 年的官方经济数据对比 2016年会更好。但中国的经济数据不能直接嫁接和推动 A 股,因为快速壮大的中国股市每年都会因为巨量 IPO 无比缺钱。

缺钱就是财政扩表没实现,相信我说得,任何一年没有财政刺激,中国股市都不会走牛的。

2017 年的实体经济的麻烦绝对不会低于 2016 年,而传导到 A 股的各种各样的乐观或悲观,奇闻怪谈对股市各种走势的划线,如果过于纠缠在这上面,2017 年和股市打交道的是没法过,也就是说“不炒”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我们作为职业专业投资机构,我们的工作就是面对各种各样的经济矛盾和人性情绪,而去情绪化在 2017 年,我想明白的就是要以应对为主,忘记预测。在监管进一步趋严,有效增量资金在盘口外以观望为主的日子里,降低主动攻击,进一步放低预期是唯一的生存之道。

我们会只投业绩在未来有三个季度依然不受宏观调控影响的上市企业,无所谓它是苹果 IPHONE 产业链,还是北京六环外一个去雾霾的行业在高速发展。

【声明】腾讯证券已取得该自媒体授权,再次转载需得到原自媒体授权。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腾讯无关。
阿尔法工场
评论财经动向,投资、投机知识、技巧和信息传播。

专栏文章

联系我们

入驻申请

内容运营:HYdraHua (微信)

投诉建议:zhaoyang840731 (微信)

微信扫码 订阅专属投资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