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锦秋:遏制炒壳切中A股痛点

炒壳是由A股市场多种体制机制弊端所引发,抑制炒壳同样是个系统工程,维持适度IPO节奏只是其中一个解决办法,还需根除A股体制机制弊端、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 熊锦秋 资深市场评论人士

在今年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上,刘士余主席传递出新的监管信号,涵盖方方面面,针对炒壳刘士余称,“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没有IPO数量的提升,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数量上了,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还炒壳吗?”笔者认为,抑制炒壳切中A股痛点,应多管齐下根除炒壳痼疾。

在2015年IPO暂停期间,壳股炒作达到历史顶峰,一些垃圾股大股东奇货可居、在转让控制权时漫天要价,而市场也逐渐衍生出一种畸形玩法,那就是杠杆买壳,一些市场主体背负极高利息的巨额外债,买入垃圾股控制权,其主要目的无非就是等待今后壳价暴涨,从中投机暴赚一笔。维持适度的IPO节奏,场外企业进入A股市场相对容易和快捷,企业通过借壳上市渠道进入A股的必要性就降低了,显然对抑制炒壳有很大作用。

当然,不少投资者担心,IPO数量提升可能导致股市重心向下。应该说,IPO节奏对投资者的心理具有较大影响,但其对市场的抽血效应,远弱于再融资,也就是IPO对市场涨跌的实际影响其实并不大,主要体现在心理影响层面,未来如果IPO节奏维持一种相对稳定状态,投资者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适应,再加上管理层以及市场对IPO节奏的适度微调,完全能够找到一个相对平衡点,今后IPO或许根本就不是个事,市场涨跌与IPO节奏的正相关性会逐渐减弱,甚至根本无影响。

暂停IPO、或者IPO节奏极度过缓,A股市场基本就是关起门来投机,炒小、炒差、炒壳的结果,是市场价格发现功能的彻底丧失,好公司与坏公司的股价没有明显区别、甚至倒挂,由此导致优胜劣汰机制难以形成、资源配置效率低下,进而导致A股市场沦为财富毁灭器或吸金黑洞。管理层要勇于顶住壳股炒作链条中既得利益者的压力,在顾及市场承受能力的前提下大胆改革开拓,A股才能更好服务国家战略,为投资者带来更多投资良机,市场也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当然,炒壳是由A股市场多种体制机制弊端所引发,抑制炒壳同样是个系统工程,维持适度IPO节奏只是其中一个解决办法,还需根除A股体制机制弊端、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绩差公司可以随意在上市公司再融资、并购,这些特权是滋生上市公司壳价值的主要原因,对此必须采取对策。可喜的是,在会上刘士余指出,不能让差的公司在市场上“吸血”,要让好的公司能融到资,再融资、并购等也按照上市公司质量来;可以说,刘士余开的这个方子,对根除炒壳痼疾无异于又是一剂良药。绩差股的公司治理混乱、管理层经营无方,允许其大笔再融资或并购,又有什么理由相信它们能够好好珍惜和利用宝贵资源,或许只会挥霍浪费甚至中饱私囊;限制垃圾公司再融资和并购,垃圾公司难以从市场吸血续命,或只能自生自灭,妙哉!

当然,这其中或许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需要明确,一个垃圾公司通过增发收购场外企业股份、或通过换股吸收合并场外企业股份,场外企业得以变相上市,垃圾公司得以续命,这些做法是否允许?笔者认为,垃圾股借壳上市、吸收合并上市,都可能被一些投机者作为炒作题材,目的或是谋取二级市场炒作暴利,市场操纵、内幕交易由此滋生,若允许这些做法,那将导致其他抑制炒壳的举措彻底丧失作用,壳股仍将被投资者高看一眼;建议这些口子都应彻底堵上,同时要加强对市场操纵的打击力度,制度只要有一丝小缝,将来就可能掏成为一个大窟窿。

另外,目前上市公司保持持续上市地位的“成本”过低,这是壳股得以长期赖在A股不走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交易所向上市公司收取上市年费共分5档,主要是按上市公司股本总额来收取,总股本越大收费越高,笔者认为,越是绩差股,问题可能越多,交易所付出的监管人力、物力、财力可能越多,建议上市年费与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以及公司治理水平挂钩(上市年费可部分充入投资者保护基金),业绩越好收费越低,反之亦然;由此绩差股将面临高昂的上市年费,再加上又不允许卖壳,或许只能知难而退、摘牌了事。

上市公司回报投资者的“成本”也应提高。目前上市公司强制分红制度还未建立,几十年不分红的铁公鸡也可在市场安然度日,壳股维持上市地位几乎没有成本,为此可以规定,上市公司连续五年合计分红低于一定金额或比例的,将被强制退市。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证券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熊锦秋
资深市场评论人士。

专栏文章

联系我们

入驻申请:hayleycai@tencent.com (邮件)

caihang89(微信)

微信扫码 订阅专属投资管家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