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谈谈中国宏桥的黑天鹅事件

电解铝是一个高载能重资产的行业,每吨铝大约需要消耗电能13500度以上,用电成本高达整个电解铝生产成本的40%以上。若干年前,电力成本是影响电解铝企业竞争优势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魏桥创业的商业领袖张士平先生,以极其敏锐的商业嗅觉,高度前瞻的产业布局,率先在国内发展铝电网一体化,其所领导的上市公司中国宏桥也曾因此获得巨大的先发优势。中国宏桥也确实曾经因为电力成本大幅低于其它普遍使用网电的铝企,在整个行业低迷纷纷亏损的时候,还在大把大把地数钱。一些布局落后,效率低下的铝企,不认真地分析落后的原因,总结失败的教训,而是一股脑把亏损的原因完全归结于所谓的“不公平竞争”。这些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的企业,却非常善于发动舆论攻势,抛出吸人眼球的诸如“自备电不合法”,“魏桥系不承担社会责任”等观点,一顶顶大帽子纷沓而来,一些不明就里的投资人也因此“深受其害”。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魏桥和其它民营企业早期发展自备电,大多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自备电也只是宏桥曾经的优势而已。不管您是对魏桥发展历史清清楚楚的老观众,还是不明真相,蒙在鼓里的新看客。仔细读完我这篇小文,有助于帮您还原事情的真相。

不得不从一些枯燥乏味的电力知识说起,目前我国电解铝企业的用电,主要分为以下三种类型,一是网电,二是直购电,三是自备电。

一.网电

顾名思义,网电就是从国家电网购买电力。因为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的垄断地位,下游用户没有议价权,购电价格通常以国家电网销售价格为准。

销售电价是电网经营企业对终端用户销售电能的价格。销售电价=购电成本+输配电损耗+输配电价+政府性基金及附加。

购电成本:电网企业从发电企业或其他电网购入电能所支付的费用及依法缴纳的税金。

输配电损耗:电网企业从发电企业或其他电网购入电能后,在输配电过程中发生的正常损耗。需要注意的是,新核算的输配电价,里面包含了输配电损耗,今后就不再单列了。

输配电价:也就是大家通常所说的过网费,狭义上的“过网费”即电网企业为了回收其电网设施合理投资、运行维护成本及合理投资回报而向使用者收取的费用。也就是说,“输配电费”、“输电费”、“配电费”都是“过网费”。实际上我国当前的输配电费中包含了政策性交叉补贴,也包括了电网企业的购销差价。我国当前的输配电费只向用户(负荷)收取,不向发电方(电源)收取。“过网费”由用电企业所在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核定,并报国家发改委备案。

弄清楚了这个复杂的销售电价,接下来就稍微简单些了。电网企业销售电价面对不同负荷群体时,价格都不相同。这里我们只需知道,电解铝企业应该作为大工业用户,享受相应电价即可。按配电电圧的区别,不同等级电压的用电价格也不一样,各省电价也千差万别。这里只提供一个最优惠的价格数据,220千伏电压等级下,全国大工业用电平均电价约为0.5261元/千瓦时,其中,天津最高为0.6435元/千瓦时,青海最低为0.3472元/千瓦时。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考这篇文章,链接http://www.sohu.com/a/250470909_99917855

根据财通证券的数据,目前国内电解铝企业平均网电价格为含税0.374元(其实不是网电,而是直购电),实际上目前国内电解铝企业已经没人用纯粹的网电了,因为电价实在太高,用不起,当然地方政府大量补贴的除外,那样也就算不上纯网电了。

二.直供电或直购电

大用户直购电,是指电厂和终端购电大用户之间通过直接交易的形式协定购电量和购电价格,然后委托电网企业将协议电量由发电企业输配终端购电大用户,并另支付电网企业所承担的输配服务(过网费),同时电网企业代收各项政府基金。

与网电相同的是,直购电价同样应该由协议电价(购电价格),过网费,政府基金三部分组成;与网电不同的是,此过网费不是彼过网费,电网企业没有购销差价,而只是纯粹的“输配电费”,再加上交叉补贴。

理论上,直购电与网电相比的优惠,也就是议价权增强,可以直接和发电企业谈价,并且不当冤大头,电网企业赚不到购销差价而已。

这一点从云铝股份的直购电协议也可以得到证明。云南省人民政府2016年下发文件决定,为促进云南省水电铝产业加快发展,进一步降低企业用电成本,将确保云南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用电价格不高于每千瓦时0.2785元,试行时限为2016年6月1日到2017年5月31日。具体协定为,将以市场化方式,由云铝股份与华能澜沧江水电有限公司、云南华电金沙江中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按照每千瓦时不高于0.185元的上网电价签订双边协议,云南电网收取云铝股份每千瓦时0.045元直购电过网费(含基本电费)以及每千瓦时0.0485元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确保云铝股份用电价格不高于每千瓦时0.2785元,试行时限为2016年6月1日到2017年5月31日。

直购电本来是符合电力改革市场取向,作为打破电网企业垄断经营,实现开放电力市场的突破口,在执行时却完全走了样。看完财通证券的这组数据,一开始我真怀疑看错了数据。

三.到底是谁在享受直供电的红利?

1. 重温第一条我们知道,我国当前的输配电费只向用户(负荷)收取,不向发电方(电源)收取。直购电作为用电大户,在享受国家电网输配电服务的同时,理应上交包括但不限于交叉补贴的过网费,以及国家电网代收的各项基金。电价合理公式应为:电力发电成本+合理利润+过网费(输配电费用和交叉补贴之和)+各项国家基金。

2. 仔细对比财通证券的图表,我心中疑窦丛生。以广西为例,自备电平均成本0.36元,尚不得知当地自备电是否交了交叉补贴和各项基金,以当地的煤价初步估计,这个价格包括前述费用是不大现实的。而当地的直购电价格低到了可怜的0.336元,是哪个可怜的冤大头愿意做这亏本的买卖,脑袋难道被门挤了?

3. 原来是某铝的大本营,一个口口声声严格履行社会责任,堂堂皇皇占领道德高地的特大型央企,没本事赚钱,却有本事大把大把地领取国家补贴。2017年,该铝直购电比例高达70%,直购电价格只有0.3367元。并且2015年到2017年,该铝享受的国家补贴分别为8.41亿元,1.65亿元和3.42亿元之多。

4. 该司在享受大量财政补贴,甚至大量电力补贴的同时,2015年-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54.06亿,7.91亿和30.22亿,三年合计盈利高达-15.93亿。

5. 一个亏损的行业老大,你能指望他承担社会责任?因为亏损,可以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不须交税,不用交过网费(交叉补贴)和各种基金,缺电有电网,缺钱找国家。这还不算,还可以任性地颐指气使,呼风唤雨。

6.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直供电本来是一项利国利企的电力改革,现在却变成了变相补贴亏损央企的工具。

四.自备电的前世今生

自备电厂,是企业为了满足本单位生产用电、用气等能耗需求而投资建设的发电厂,一般不向国家电网送电。自备电厂的出现,有其复杂的历史与体制背景。上世纪80年代,各行业陷入严重缺电。电力工业政策从独家办电转变为鼓励多家办电、多渠道办电后,各地高耗能企业纷纷开办自备电厂。在电力供应不足和电价高企的年代,自备电厂降低了企业用电成本,还可兼顾周边企业和居民用电用热需求。

上世纪90年代,我国电力资源紧缺,电力供应不稳,且常出现随意的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部分高耗电量企业生产秩序,且让这类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攀升。据了解,自建电厂投产前,魏桥系一直以烧锅炉的形式生产纺织所需的蒸汽,经济性差并且不环保。

为了解决中国电力供应不稳、常出现随意拉闸限电的问题,魏桥决定建设自备电厂。1999年9月28日,山东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额定装机容量7.8万瓦。。但此举惹怒了国家电网,要求其要么停办电厂,要么从大电网中解列,孤网运行,自生自灭,国家电网不管了。倔强的张士平被逼无奈,决定冒险独自运行自己的电网,不并网,有事自己担。

魏桥自备电的历史,代表了中国民营企业自备电的发展历程。自备电的涌现,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既有民企夹缝里求生存,困难中谋发展的生存本能,也有民企体制灵活,善于发掘商业机会,抢占市场先机,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商业诉求。

五.关于电解铝自备电现状和未来的一些思考

1. 目前,电解铝行业的自备电比例高达70%,征收交叉补贴和基金是大势所趋,未来各省都会出台相应的政策。这会提高全行业自备电企业的用电成本,并不会削弱宏桥的相对竞争力。

2. 具体到山东来说,因为自备电比例高,所以征收交叉补贴的压力更小,交叉补贴价格理应低于自备电比例低的省份。后续各省政策出台后,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3. 直购电目前的低价红利并不可持续,地方政府无力连年支付天量的电价补贴。假设自备电企业发电成本与一般电力企业相同(发电小时数高,应更低)。从长期来看,直购电企业不但要支付除了交叉补贴和国家基金这两个费用,还要支付给国网输配电费(因为国网实实在在地提供了服务),同时发电企业还要赚取合理的利润。简单地说,未来直购电竞争力肯定不如自备电。

4. 某个目前自备电比例30%,装机容量300万千瓦,直供电70%的央企,还在快马加鞭在两地建设多达200万千瓦的自备电,就是对自备电长期优势的最好证明。

5. 具体到宏桥,因孤网运行,本不应交包括国家交叉补贴在内的过网费,因为没享受到这项服务。再说按照契约精神来讲,想当年是国网强行要求魏桥解列。现在来收本应包含在过网费内的交叉补贴,不符合契约精神。

6. 有人诟病宏桥的自备电不合规不合法,抛开宏桥自备电的历史,宏桥目前的自备电全部拥有合法手续,而且自备电特别是电解铝都实现了超低排放,环保在国内达到领先水平。

7.关于社会责任承担,我第一个就想到了纳税。2017年,宏桥母公司魏桥创业上缴各级税金96.41亿元,再创历史新高。有人向张士平先生提议现在国家有各种优惠政策,魏桥创业集团可以申请减免部分税收,张士平却坚定地说:“改革开放给予魏桥创业集团的第一红利就是放宽搞活的政策红利,企业在用工等各方面处于相对自由的状态,这就是最大的红利,魏桥创业集团不会在减免税收上做任何文章。魏桥创业集团安得是中国人、缴得是中国税。”此外,安排16万员工就业,保证着30几万人的安居乐业(超低价福利住房,减免取暖电费等),难道不是对社会和国家的贡献?

8. 火力发电装机基本上都掌握在央企手上,宏桥目前巨大的装机,就是一块馋人的肥肉。自备电新规后,自备电合法指标成为了一种不可复制的稀缺资源。对于民企来讲,以后再想上自备电,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9. 山东省物价局的一条文件,也说明了电网急切想收编自备电企业的雄心:鼓励企业自备电厂转公用运行。企业自备电厂机组转公用运行的,由省经济和信息化委会同省物价局根据机组前三年最大自用电量,确定“改革过渡期价格扶持电量”(以下简称“扶持电量”)。自备电厂机组转公用运行之日起,该企业参加电力市场直接交易“扶持电量”输配电电度电价,第一至第五年(每年按12个月计算)分别按公布标准的60%、60%、70%、80%、90%执行,第六年执行正常输配电价。企业实际用电量高于“扶持电量”的,超出部分执行正常输配电价;“扶持电量”高于企业实际用电量的,超出部分次年不结转、不得转让或交易给其他企业使用。

9. 参考财通证券的表格,可以看出,2017年以来,宏桥相比其它铝企,特别是某铝,没有丝毫电价优势。换句话说,在整个电解铝行业业绩普遍低迷的情况下,宏桥2018年上半年取得接近40亿的扣非净利润,优势不在自备电。

10. 目前自备电的意义主要在于保证自身的能源安全,对于电解铝企业来讲,重启电解槽费用极其昂贵,安全运转比啥都重要。一旦用电受制于人,有些事自己就说了不算了。

11. 可以把宏桥看成电厂+铝厂,因为大宗商品具有同涨同跌的特点。牛市情况下,不必担心因煤价上涨带来的用电成本提高,铝土矿,氧化铝或电解铝很可能涨得更快,电解铝和氧化铝这两年的走势足以证明这一观点。在大宗熊市下,当其它铝企纷纷亏损的时候,宏桥因成本优势,铝土氧化铝电解铝产业链可以保证不亏,而此时电厂却开始赚钱,极高的发电小时数和热电联产,可以为其带来多达几十亿的丰厚利润。

结论:征收交叉补贴和基金不会降低宏桥的竞争优势,正如宏桥公告而言,宏桥目前的优势主要有产业集群,上下游一体化,区位优势等,有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阅读我的宏桥系列文章,特别是《中国宏桥困兽犹斗还是潜龙在渊上中下三篇》。

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后果自负。另外本人持有中国宏桥股票,难免屁股决定脑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fannyll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